元气小雀

Dream

【丹雀】请问你的男朋友是买手机膜送的吗


*祝我滴雀雀生日快乐

*其实我真的想搞黄雀但是好多沙雕想法都只能安在姜大妞和朴麻雀身上










    天气正好,秋高气爽。朴佑镇与伙伴们走在公园的绿道上,谈论着最新出的动漫和学分问题。



    朴佑镇觉得有些插不上嘴,从口袋里掏出刚买的手机,就被眼尖的金在奂瞄见。



    “哎!佑镇啊!你这手机刚买,怎么不买个膜贴上,万一摔碎了屏幕怎么办!我知道一家店铺,里面卖的手机膜非常好用。我上次把手机摔了,你猜怎么着,膜没碎屏幕碎了!你说质量好不好!”



    朴佑镇礼貌地扯了扯嘴角,然后说:“我手机从来不摔的,屏幕应该不会碎,多谢你的好……”



    这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来,远处突然飞来一个足球,在空中留下了一条优美的抛物线之后,准确地砸到了朴佑镇握着手机的手腕上。



    朴佑镇一个没拿稳,手机脱手翻滚几圈,然后“啪”的一声,屏幕朝下与石子路来了个亲密接触。



    朴佑镇弯腰起身,捧着屏幕碎成无数块的手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抬头对一旁憋笑的金在奂说:



    “把你买手机膜的那家店推给我。”






    事情的起因就是这样,现在雀哥正在宿舍里,打开他的电脑,搜索手机膜店铺的名字。



    他点进去一看,好嘛,这店里卖的都是有图案的膜,少女心十足。朴佑镇想想金在奂手机屏幕上的花花绿绿,叹了一口气。




    不过这店里也有卖没图案的。朴佑镇火速下单,然后就去手机店把自己换了个屏幕的爱机接回来了。



    朴佑镇本来以为,这手机膜一到就可以贴在他手机上,安全放心。结果快递拆开,朴佑镇惊奇地发现……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酷哥手机膜变成了带了可爱小图案的手机膜!!!朴佑镇一开始以为自己下错单,还仔仔细细核对好几遍。没错啊,下的就是简约大方的那一款啊?哦,肯定是这店主发错了。



    朴佑镇立马私信客服。那个粉色桃子头像的客服秒回,道歉得十分诚恳,并说马上给他补发一个。



    这店还不错嘛,朴佑镇想着,刚想关掉聊天界面,就看见桃子客服问他:“亲,您买家秀上的图片是本人吗?”



    朴佑镇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客服居然问了这样的问题。他点开自己曾经发过的卫衣评论,图片上穿着黑色卫衣的男孩露出虎牙笑得帅气。朴佑镇挠挠头,回复他:“是的,怎么了?”



    过了很久,桃子头像的客服才回复:“没什么呢。亲,很快为您安排补发。”



    几天后,朴佑镇刚忙完考试的事情就领到一个快递。他想这下总能贴上膜了吧,可拆开一看,淦,又是一个一模一样的粉色边手机膜。



    朴佑镇这还没反应过来呢,朴志训的头就从上铺探出来。“哟,我们雀哥怎么还买这种少女心的手机膜啊,之前不还嘲笑过我吗?”朴志训拍拍自己手机上贴着的同款的水蜜桃,笑得一脸天真。



    朴佑镇气不过,攥着手机啪啪啪打字投诉。


 

    “呀客服,你又给我发错了!!!”



     这次的客服还是那个桃子。他迅速道歉,说可能发货的人出了点问题,太对不起了,然后问他能不能他凑合着用用。



    朴佑镇气死了,嚷嚷着就是不想要粉色才买透明的,怎么可能凑合。客服说他也没办法,只能补发一次,让他退款。



    朴佑镇这个人其实也挺好说话,就是脾气有点倔。他眼珠嘀咕噜转一圈,说他退款之后还要买。客服真诚道歉,说下次一定不会发错了。




    盼星星盼月亮,朴佑镇终于等来了他第三个手机膜。他其实也没有多期待手机膜这东西,可是那家店一再发错就让他心里有点不舒服。朴佑镇拆开快递,意料之中的,他又一次沉默。



    一个粉色的、带着水蜜桃图案的手机膜在傍晚的阳光下熠熠生辉,刺得朴佑镇眼睛泛酸。



    “不好意思呢亲,这边尽快给您安排补发,我会叮嘱他们不要再发错了。”



    桃子头像的客服将这句话又多说了一遍。朴佑镇叹气,把三个一模一样的手机膜放在一起摆出来,盯着发呆。



    一旁来做客的学弟李大辉跟朴佑镇的表弟裴珍映咬耳朵。“哇,你哥好酷,连手机膜都要贴三张!”李大辉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朴佑镇。听了这话,裴珍映骄傲地扬起了嘴角。



    朴佑镇已经不抱期待了。在他把四张同样的粉色水蜜桃手机膜放在一起拍给桃子客服看时,桃子客服终于做出了不一样的决定。



    “要不这样,我们是同城的,我离你地址也很近,我们面交吧,那群人实在是没什么用了。”



    朴佑镇有些紧张地咬了咬指甲,对桃子客服这句话有些不解。但他转念一想,自己是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怕的,就同意了。地点约在朴佑镇大学旁边的一家咖啡厅,两个人也算是有缘分可以一起喝点东西啥的。为了方便联系,两人还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说到时候打电话。



    看着桃子客服一心一意为自己服务的行为,朴佑镇有点感动,问出了一直没有问出口的那句话:



    “你们开这个店,真的不亏钱吗?”





    过了几天,朴佑镇还没睡醒就接到一个电话。对面是一个声音沙哑的男生,提醒朴佑镇今天要去赴约。朴佑镇呆了一下,才想起今天要面交手机膜,连忙起身穿衣服。



    那男生好像知道朴佑镇现在在干什么,轻轻地笑了几声。朴佑镇听着听着,脸颊就不争气地红了。



    不为什么,这声音实在是太性感了!你想想,如果有一位声音低沉沙哑的男生,在你耳边轻轻低笑,是个小男孩都会把持不住好嘛!



    咳,雀哥虽然是哥,但哪见过这么撩人的阵仗。他扯了几句就把电话迅速挂断,然后坐在床上发呆。



    “下午三点半,怎么样?”



    朴佑镇脑中回想起桃子客服的声音,嗷嗷叫着迅速爬起来换衣服。对面还在困告的朴志训被他吵得不行,把自己粉红色的抱枕丢下去砸他脑袋。



    “别嚎了,发春呢!?”朴志训瞪着他迷迷糊糊的桃花眼,恶狠狠地说。



    没错,我们雀哥就是发春了。下午三点半,身着黑色卫衣的朴佑镇出现在咖啡厅。桃子客服告诉朴佑镇他已经到了,在右边的角落里。



    朴佑镇深吸一口气,耳尖泛红。



    角落里坐了个看起来年轻的男生,穿着粉色卫衣,显得他皮肤更白。朴佑镇慢悠悠在他对面坐下,一抬头就对上一双笑眯眯的眼睛。



    “你好,我是‘桃子小屋’的客服,你就是雀哥吧?”桃子客服笑得露出两颗大门牙。



    朴佑镇还在纳闷第一次见面怎么就称兄道弟了,想了想自己账号就叫雀哥。



    咳,太嚣张了点。朴佑镇突然有点不好意思。



    正呆着呢,对面突然伸过来只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掌。朴佑镇抬头一看,哇塞,客服小哥长得真不是赖的,眼下一点泪痣显得更加有魅力。



    “我叫姜丹尼尔,你呢?”姜丹尼尔笑得眼睛弯弯。朴佑镇呆愣愣握住姜丹尼尔的手,摇晃了几下。



    “呃,朴佑镇。”现在面交还要自曝姓名?朴佑镇搞不懂,但还是乖乖说出名字。



    两人乱扯一会儿,姜丹尼尔从包里拿出一个包装好的纸袋交给朴佑镇。“这是手机膜,真是太对不起你了。”姜丹尼尔低着头,态度十分诚恳。



    朴佑镇慌慌张张接过纸袋,嘴里说着没关系之类的话,把纸袋小心翼翼放到包里,然后气氛就突然尴尬。



    于是姜丹尼尔开始疯狂找话题,朴佑镇紧张地扣破洞裤的破洞,丝毫不担心晚上回去会被破洞裤的主人朴志训辱骂。如果这时候认识朴佑镇的人在这里,一定会大惊失色。因为平时酷炫的雀哥,今天,实在是,太软萌了!



    姜丹尼尔把朴佑镇的反应看在心里,心底暗暗偷笑直呼可爱。很快就到了五点,朴佑镇接下来还有事要早点回学校。两人付清饮料钱出门,姜丹尼尔提出要送朴佑镇回去。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就送送你吧。”



    什么呀,又不是小女生。朴佑镇小声嘟囔,不争气地红了脸。



    傍晚阳光透过厚厚的云洒下来,一块橙一块红布在天空好看得很。朴佑镇跟姜丹尼尔肩并肩,慢吞吞走在去朴佑镇大学的路上。朴佑镇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说。




两人沉默地走到大学门口道别。朴佑镇转身,姜丹尼尔突然拉住突然,轻声说:“一定要仔细看那个信封。”



    朴佑镇脸红烧到耳朵根,三步并作两步跑回宿舍。朴志训正打游戏,被他给吓了一跳,不小心爆了粗口,然后急急忙忙安慰语音那边的人。“霖霖你别慌我不是在骂你哎呀我没有嫌你笨……”



    朴佑镇才不管手忙脚乱的朴志训,翻出那个信封来。信封里面除了四张手机膜,还有一个粉色的纸条。朴佑镇颤颤巍巍打开,看见上面用好看的字体写着:



    【雀哥,如果你也对我有意思,请联系我】



    上面还附了一个电话号码。朴佑镇咬着嘴唇,回头看看朴志训,又盯着那纸条,仿佛要看出些什么东西一样。



    朴佑镇不缺小男生小女生喜欢,他也是万花丛中过片草不沾,可遇到这样的人还是头一次。朴佑镇的心怦怦跳,红着脸的模样已经不能说是“雀哥”了,得改叫雀可爱才对。



    思来想去半天,朴佑镇握着手机还没干些什么,就有个电话打进来。朴佑镇心咯噔一下,仔细一看是金在奂。



     不知为什么朴佑镇有些失落。他按下接听,就听见金在奂大声嚷嚷着些什么。



    “呀佑镇,你认识姜义建啊!?”



    姜义什么?姜什么建?义建什么?没听过,不认识,不晓得。朴佑镇极力否认。



    “哦,我都忘了。就是姜丹尼尔啊姜丹尼尔,你怎么认识他?”



    听见这个名字,朴佑镇就有些小害羞。“呃,在奂哥,他就是你推给我的那家店铺的客服。”



    金在奂听见这话,又开始叫起来。“什么!?我给学弟推他店铺,不是让他泡的!朴佑镇你记住,他要找你谈恋爱,你千万别答应啊阿啊呜呜……!”



金在奂手机好像被什么人抢走了,一阵吵吵闹闹,然后朴佑镇就听见电话那边传来那个低低的好听的声音。



    “喂,佑镇?”姜丹尼尔声音中带了点笑。“我一直在下面站着,等你联系我。我本来想慢慢来的,可我实在等不了了。刚才遇到金在奂,就叫他打电话给你。”



    “佑镇啊,我对你是认真的。可以跟我在一起试试吗?”



    一切都很温柔。姜丹尼尔的声音透过手机听起来很温柔,快要消失的阳光洒在朴志训晾在阳台上的粉色被子上很温柔,从窗户外面轻轻吹进来的晚风拂着朴佑镇的头发很温柔,就连朴志训嗒嗒的键盘声听起来都有点温馨的感觉。



    朴佑镇沉默了一会儿,拿开手机问朴志训:



    “朴志训,如果有个淘宝客服,跟你说他喜欢你,你会怎么做?”



    朴志训头也不回。“单删拉黑,不找人揍他一顿算不错了,撩人居然敢撩到你眨哥身上来。”



    朴佑镇接着问:“那如果那个客服是个长得巨帅肩宽腿长一米八的帅哥呢?”



    键盘声戛然而止。朴志训不假思索,大声地吼了一句:“那就先上了再说啊别管什么真感情错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朴佑镇思索了一下,觉得很有道理。他忽略后面朴志训急急忙忙哄着语音那边的人声音,跑到阳台上往下看。姜丹尼尔果然站在下面,金在奂蹲在他旁边一副被人欺负了的样子。



    “喂,姜丹尼尔————”



    朴佑镇用尽他全力朝下面喊。姜丹尼尔欣喜地抬头,还没说什么就听见朴佑镇接着吼了一句:



    “今晚——跟我——上床吧——!!!!”



    我倒,不愧是雀哥,就连告白都这么有气势。楼下的人听到朴佑镇声音,佩服地鼓起了掌。



    金在奂看着迫不及待奔向宿舍楼的姜丹尼尔,委屈地撅了撅嘴。他决定再也不会把任何一个顾客介绍给姜丹尼尔,谁知道哪天那小子会不会把人拐跑。



    一低头,金在奂就看见自己的手机倒扣在石子路上。他急忙捡起来,发现膜上面多了几条痕迹。



    还好贴了膜。金在奂美滋滋地想。然后他揭开手机膜,发现印着水蜜桃图案的那张手机膜啥事没有,碎的是金在奂的手机屏幕和他的心。





    某天,裴珍映又来到朴佑镇寝室玩耍。他打开朴佑镇的抽屉,发现里面躺了七张手机膜。



    裴珍映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朴佑镇。



    “哥,你快告诉我。”



    “是哪家店铺这么体贴,买手机膜还送男朋友?”






end.








【丹雀】兄弟,你也没带纸啊


*由这位同学@雀巢饼干点的丹雀

*极其短小睡前小故事,好像没啥值得乐的







    姜丹尼尔背着吉他包,慢慢悠悠走在大学校园里的长长林荫道上。阳光正好,洒落一地金黄。微风吹拂着少女洁白的裙角,扬起她们带着香味的发丝。



    加上正在讲电话的小帅哥姜丹尼尔,这还真是一副青春偶像剧画面呢。



    好吧,其实还要忽略掉他电话那头喋喋不休的求救声,才能算得上唯美的偶像剧。



    “姜丹尼尔,至于这么见死不救吗?快点过来,我在3号附楼二层男厕所最里面的那个隔间,等着你的到来。”



    路旁有一群穿着百褶短裙的女孩子,一边叽叽喳喳聊着喜欢的男明星,一边红着脸偷偷打量姜丹尼尔。突然姜丹尼尔挂掉电话,大步流星向她们走来,把女孩子们吓了一跳。



    “你们好,请问,你们有带纸巾吗?”姜丹尼尔站在那群女孩子面前,露出一个标准的兔牙微笑。“我的朋友金在奂,拉稀的时候很不巧忘记带纸巾,被困在厕所里了。所以你们有带吗?我要去解救他一下。”



    姜丹尼尔看她们惊慌地翻包找纸巾的样子,又笑着说了一句:



    “我的朋友最近好像下面有点毛病,而且对女生的纸巾有奇怪的癖好,所以请给我一整包可以吗,我怕他不够用呢。”





    附楼里静悄悄的,姜丹尼尔手里拿着那包全新的粉红色纸巾,慢慢吞吞挪向厕所。



     他想起那群女孩子兔子一般被惊吓到的眼神,又脑补了一下金在奂撅着屁股嘟嘴等他过去的样子,就不自主地笑了出来。结果周围刚好经过两个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姜丹尼尔噤声,加快了去厕所的步伐。



    男厕所的门都开着,除了最里面的隔间。姜丹尼尔内心想着金在奂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情景,差点又没忍住笑。他快步走到最里面那间,猛地敲了几下门。



    “哈哈,你小子也有今天?叫你跑到这么偏的地方来上厕所,这下还得打电话叫我送纸巾。”姜丹尼尔无情地嘲笑他,可是却发现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



    他奇怪地推了推门,是锁的,里面有人。姜丹尼尔就觉得金在奂这小子闹别扭呢,就把纸巾从下面递给他。



    “好了我走了,你自己解决吧哈?”



    纸巾很快就被接过。姜丹尼尔转身就走,忽略了门板后蚊子一般的道谢声。



    出厕所的时候,姜丹尼尔和一个脸小小的帅气男生擦肩而过。姜丹尼尔疑惑怎么这么多人往这厕所跑,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小男生手里攥着的纸巾。哦,又一个内急的。姜丹尼尔了然。





    姜丹尼尔刚出附楼,手机就响了。一看是金在奂,他还摸不着头脑。



    “呀姜丹尼尔,你什么时候能过来?难道你是从拉斯维加斯打飞的过来给我送纸吗?我估计给智圣哥打电话叫他送纸都比你快,他还在加拿大读书呢哈。”一接通,金在奂就开始连珠炮一样地叨叨叨,把姜丹尼尔叨出一头问号。



    “我刚给你送纸了啊??你接了啊??”



    “我咋不知道呢?3号附楼的2楼,你没搞错?”



    姜丹尼尔一回头,看见墙上大大一个数字:



    2



    真是非常贴切的一个数字呢。姜丹尼尔悻悻地道了歉,向路边一群女生走去,问她们:“你们有没有带纸巾……”





    “哥!我来了!”



    另一边,刚才姜丹尼尔去的那个厕所,出现了一个男孩子。怎么说,男孩子的脸只有巴掌那么大,五官精致的像漫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男孩子急匆匆跑到最里面那间隔间,大声喊:“佑镇哥,你……”



    没想到门居然开了。皮肤黝黑的男生低着头冲水,然后抬起头来不好意思地对来人说:“刚才有个穿着很炫篮球鞋的人给我送了一包纸。”



    “哥你认识他?”出了厕所后,裴珍映没忍住问了。“为什么会有人给你送纸?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个穿着很炫球鞋的男的,挺高的长得也挺帅。”



    朴佑镇没说话,走出了附楼才红着脸问:



    “你……还记得那个人长什么样吗?”




 

    金在奂从厕所出来后脸色很不好,用邕圣祐的话说就像脸被摁进蹲坑里了一样臭。



    姜丹尼尔笑嘻嘻向他赔礼道歉,说是他不对跑错厕所了。金在奂很生气,质问他难道那一间厕所隔间里也会有等待救援的人吗,然后让他编借口也要编得像一点。



    姜丹尼尔对天发四没骗他,并对自己随手拯救了失足少年的行为非常自豪。



    金在奂的气来得快也消得快,不一会儿就八卦地问姜丹尼尔他那小学弟怎么样了。姜丹尼尔本来还话多得很,听到他说这话就马上闭嘴,然后哼哼唧唧说:“八字还没一撇呢……”



    岂是还没一撇,田字格都还没画呢。姜丹尼尔喜欢一个小学弟,小学弟黑黑帅帅,跳起舞来露出的小腹迷死人,虎牙更是让人着迷。姜丹尼尔看小学弟跳舞,看了一次就再也忘不掉。



    姜丹尼尔口才很好,但是面对喜欢的人就支支吾吾说不出话。而且姜丹尼尔不善于表达自己,所以知道他喜欢小学弟的人不超过一只手掌。



    “您可真怂。”邕圣祐嘲笑姜丹尼尔。



    “天下第一怂b姜丹尼尔实锤了。”河成云也不甘示弱。



    姜丹尼尔很苦闷,因为他也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认识那个学弟并且要到他联系方式然后追到他。



    正当四人叽里呱啦讨论的时候,活动室的门被人敲响了。



    来的人是个眼睛大大长得非常可爱的男孩子。“姜丹尼尔,有人找你。”



    姜丹尼尔认识这个男生,是和小学弟一个舞团的。好像也姓朴来着,但是不记得叫什么了。姜丹尼尔挠头,出门看到一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人。



    “呃,学长你好。”朴佑镇不好意思地舔舔嘴唇露出可爱的虎牙。“我是来还你纸巾的。”



    姜丹尼尔低头,看见一包很眼熟的粉红色纸巾。



    “你……!是你!!”姜丹尼尔大惊失色。





    朴志训告诉朴志训,那个炫酷球鞋男是姜丹尼尔的时候,朴佑镇还不敢相信。



    “真的是,那个跳舞很好的学长姜丹尼尔?”朴佑镇愣愣地问。



    裴珍映在旁边疯狂点头。“绝对没错,我见了那个姜丹尼尔的照片了,绝对是本人没错。”



    “那个学长很高冷吧……”朴佑镇有些不安,又开始舔虎牙。“我突然上去说还纸巾,他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或许他早就不记得了呢?”



    朴志训拍拍他肩膀,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我已经帮你买好了,你只要走过去跟他说‘学长求交往’就ok了。”



    “去你的。”朴佑镇笑骂一句,然后就叫朴志训去帮忙叫人了。本来肚子里打满了稿,看到姜丹尼尔的那一刻,朴佑镇心里就只有一句话。



    学长,求交往吧。





    “嗯,什么?”姜丹尼尔呆呆地接过那包纸巾。“是你啊,隔间里的人。”



    朴佑镇慢慢点了下头,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看着比自己矮一点的,可爱的学弟,姜丹尼尔有点飘忽。他把手放在脖子后面,踌躇了一下,鼓起勇气问朴佑镇:“佑镇,你想和我交,呃不,交换联系方式吗?”






    之后怎么样了?还能怎么样,姜丹尼尔和朴佑镇感情迅速升温,用邕圣祐的话说,就是纸巾擦出的火花。



    这话一点没说错,两人现在暧昧地很。



    某天,金在奂上厕所,发现自己又没带纸了。他撅着嘴掏出手机,发现姜丹尼尔两分钟前刚更新一条动态,说他跟朴佑镇甜蜜地在一起了。



    好吧。金在奂手指在联系人里面直接略过姜丹尼尔,给河成云打电话。就在开口的那一瞬间,他听到隔壁也传来了跟他一样的求救声。



    挂掉电话后,金在奂尴尴尬尬地搭话。“兄弟,你也没带纸哈?”隔壁重重叹了口气,是个少年感十足的声音,金在奂好像在哪里听过。他想了想,好像是朴佑镇旁边的那个小脸男孩。



    “是啊。”对方说。然后两人一直蹲在厕所里,等待救星的到来。





end.

给我一个月亮




*赶上最后,中秋快乐~

*无剧情,很短小,意思到了就好






    朴佑镇提着箱子到宿舍楼下,看见一个长发女孩子手里拿着什么东西站在楼梯口徘徊。因为不想被麻烦,朴佑镇本来想略过,可是衣袖却给抓住了。于是朴佑镇回头,不情不愿地看着脸颊红红的女生。



    “同学,能不能帮我把这个带给608楼的姜丹尼尔吧。我不太好上去。”



    朴佑镇无奈。他一手提着粉红色的袋子,一手提着行李箱爬上六楼。袋子一看就是女生才用的,朴佑镇可不想把袋子带回宿舍被人打趣,于是直接走到608敲门。



    门很快就开了,陌生的面孔问他什么事。朴佑镇觉得这个宿舍里有不一样的气息,不自在地摸摸鼻头,结结巴巴说道:“呃,我找姜丹尼尔。”



    那人了然,打了一下躺在旁边上铺的男孩。



    “姜丹,找你的。”



    姜丹。朴佑镇默默咀嚼着这个昵称,然后就看到上铺的男孩摘掉耳机跳到地板上,抬起头对他笑,露出两颗门牙。



    “找我?”姜丹尼尔眼睛弯弯,泪痣落在白皙的皮肤上更添彩。



    好可爱,像只狗狗一样。朴佑镇呆呆站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似的提起那个粉红色的袋子。“楼下遇到个女生,说是给你的。”



    姜丹尼尔看了眼那个袋子,笑容淡了几分。他接过袋子,把里面的信掏出来,然后把袋子整个塞到朴佑镇怀里。



    “谢啦。请你吃月饼,中秋节快乐。”



    门后传来一群男生鬼哭狼嚎的声音,质问姜丹尼尔为什么不把月饼给他们分了。朴佑镇呆站了一会儿,拉着箱子回宿舍。路上经过垃圾桶,顺便把粉红色包装袋给丢了。



    月饼很甜。朴佑镇啃着月饼,心里想着永远不要遇到那个长发女生。



    熄灯后,走廊里一片静悄悄。朴佑镇躺在床上睡不着,望着窗帘后面透露出来的一点点银白色光亮发呆。



    公共厕所最里面隔间的窗户可以爬下去还不会被发现。朴佑镇突然想到了这个,舔了舔嘴唇,好像还带着甜味儿似的。




    开门声有点大,带出“吱呀”一声响。朴佑镇蹑手蹑脚,慢慢靠近走廊尽头的公共厕所。



    没想到隔间里还有人。朴佑镇给吓了一跳,差点喊出声来,却给人飞快地捂上了嘴。



    “是我,是我呀!别叫!”



    一个好像有点熟悉的声音用气声在朴佑镇耳边说着。朴佑镇一开始没反应过来是谁,一看月光反射到那人脸上,明晃晃两颗牙。



    哦,姜丹尼尔。



    等到两人都顺着水管爬到一楼,慢慢走到操场上去到时候,朴佑镇才知道姜丹尼尔也是和他一样,去看月亮的。



    “连续好几个中秋节都看不到月亮,今天月亮这么大,怎么能错过呢?”姜丹尼尔笑嘻嘻地在座椅上坐下,还拍了拍身边的座位。



    晚风很舒适,天空中也没有多少厚重的云,星星点点衬托着那亮得过分的月。朴佑镇和姜丹尼尔肩并肩坐下,望着天空沉默。



    朴佑镇不明白,自己才认识他不到两个小时,怎么就一起赏月了?他想离开,但是看着姜丹尼尔带着笑容的脸,就什么也没说出来。



    过了一会儿,风带来操场上青草的香味。姜丹尼尔突然开口说话了。“那个女生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我只把她当成朋友,可是她却缠上我了。”



    朴佑镇觉得莫名其妙,姜丹尼尔突然开口跟他说这个。他没有说任何话,静静地听着。



    “她总是在我和同学走在一起的时候插进来,好像自己跟我很熟,很有优越感一样。我越来越不喜欢她了。我也不想跟她发展到不闻不问的关系,如果她只是我的朋友该多好。”



    姜丹尼尔说这话的时候,月光洒在他的脸上,皎洁得像仙子一般。朴佑镇有点呆了。



    “有些人只能做朋友。但是有个人,我不甘心于只跟他是朋友,或者同学的关系。”姜丹尼尔转过头来看着朴佑镇。朴佑镇咽了口口水,把他眼里一展无遗的情绪都归于暧昧的月光。毕竟他才认识他两个小时。朴佑镇扯了扯嘴角,心里竟有些空落落,肚里的月饼也开始发酸。



    “朴佑镇。”



        朴佑镇下意识回头,与他对视后才惊觉自己并没有告诉过姜丹尼尔自己叫什么。



    “很突兀,但是,我很开心能跟你一起坐在这里,在月光底下。”



    朴佑镇撑在座位上的手覆上了一只在月光下更白的手掌。姜丹尼尔慢慢靠近朴佑镇,朴佑镇只看见他低垂着的眼和那颗漂亮的泪痣,心跳如打鼓般震耳欲聋。




姜丹尼尔的脸离朴佑镇很近,近到能交换对方的呼气。“你能给我一个月亮吗?”姜丹尼尔看着朴佑镇亮晶晶的眼睛,低声喃喃,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说道。



    时间静止一样,连风也不再吹拂两人发丝。除了那片厚重的云。它遮住了月光,世界好像陷入黑暗。在这黑暗之中,朴佑镇突然向前倒,扣住了姜丹尼尔的后脑勺。



    他们在黑暗中亲吻。过了很久很久,姜丹尼尔听见朴佑镇轻轻在他耳边说:





    “我来成为你的月亮。“




中秋假期的第一天,小透明居然300粉了!

    春天是花开的季节。

    温暖的春风吹过后,在学校里结伴的男女就多了起来,仿佛一夜之间从土里冒出来的一样。晚自习下课铃一打响,沉浸在爱河中的人们慢慢悠悠向操场走去。

    朴佑镇不紧不慢地收拾好书包,直到教室里所有的人都走了,才背上包打算出教室。走到门口,他假装不经意往后瞥了一眼。

    教室最后一排,姜丹尼尔还低着头趴在桌上。朴佑镇看看墙上挂着的钟,又看看对面黑漆漆的教学楼,才走到姜丹尼尔旁边敲他的桌子。

    姜丹尼尔被吵醒,抬起头睡眼惺忪地看了下时间,然后赶紧站起来收书包,一边找书一边向朴佑镇道谢。

    不要紧的,再晚点宿舍就关门了。朴佑镇听见自己干干巴巴地对他说。

    姜丹尼尔收拾好书包,抬起头对朴佑镇露出一个笑容。

    “要不要一起走?”

    朴佑镇走在昏暗的走廊里,低着头看被楼灯拉长的两个人影。姜丹尼尔絮絮叨叨说着事情,朴佑镇一点也听不进,挨着他肩膀的那半边身子好像被火烧。还没到夏天,朴佑镇就觉得炎热了。

    忙里偷闲走完操场的情侣慢悠悠踱回宿舍楼,男男女女在楼梯口依依惜别。朴佑镇觉得学校真是太小了,从教室下来到这里怎么也就几步路。受气氛烘托,他转头想向姜丹尼尔告别,却又想起他们是同一楼层的,只好尴尴尬尬转过头去。

    他知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呢?

    姜丹尼尔的宿舍在朴佑镇对面,朴佑镇打开宿舍门的时候,听见姜丹尼尔在说些什么。朴佑镇回头,只看到姜丹尼尔孩子气的笑脸。

    “我说,你想不想,和我恋爱?”

 

快300了

300粉一到我就抽一个人写沙雕段子,告诉我cp就行,怎么样,有没有人评论的

如果有人评论,我一到300就抽

【丹雀】论一次开车被抓的经历


试读版

真·开车

放心这篇写下去也不会有车的,因为我不会驾驶

自娱自乐,喜欢挖坑,不要骂我

https://shimo.im/docs/opBuRiea1O0A7pqG

【新增后续】

我的粉丝居然把我踢出粉丝群(下)


*仓促的黄雀糖
*期待一下番外吧,把细节写一下


     一盆冷水浇在头上一样,朴佑镇整个人陷入冰窖。朴佑镇觉得全天下最好笑的人就是自己了。明明和黄旼炫没什么关系,他只是一个粉丝,就只是因为在签售会上见了一面就对粉丝产生了不该有的心思。看吧,黄旼炫有喜欢的人,刚才那个男生是他前任吧。前任都是难忘的,黄旼炫拒了他前任,不就说明黄旼炫特别喜欢他现在喜欢的人吗。朴佑镇讨厌自己这么容易就陷入爱情,满心里都是苦涩,像是一个被抢了玩具的懂事小孩一样泄气。

    朴佑镇抬头,看见黄旼炫又想说话。黄旼炫一看就是很聪明的人,他一定能看出来我刚才的心思吧。朴佑镇只觉得难堪,想快速逃离这里。这次轮到他不给黄旼炫机会了。


    朴佑镇迅速一个蹲下起立逃出黄旼炫怀抱。“对不起,我不该说这样令人误会的话。打扰了你真是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朴佑镇觉得自己明明冷酷无情地说出这句话,可是酸酸涩涩的心情很不好受。眼泪有要流下的征兆,朴佑镇抬着脸,转身就走。

    说是走,更不如说是踉踉跄跄地跑。看着朴佑镇的背影,黄旼炫无奈,三两步冲过去搂住他,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轻声在他耳边说:

    “小雀,你不知道吗?我喜欢的人?”

    一朵烟花在朴佑镇已经哭得迷糊的脑子里炸开。朴佑镇抽抽噎噎地回过头跟黄旼炫对视。黄旼炫真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了,不对,第二好看,第一好看的是我。朴佑镇呆呆地看着黄旼炫的眼睛,舞台上展现出来的A气一去不复返。

    “不记得了?我从你出道的时候,就一直,一直喜欢你了。”

    黄旼炫见朴佑镇那呆样,就知道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心里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忍不住多给了提示:“你还是练习生的时候,我天天在门口等你的。”


    朴佑镇听了这话,惊恐地回过神来。“什么!?那位哥哥不是又黑又土还叫抿选吗!?”

    虽然不知道你当时是怎么想我的,可我现在知道怪不得你,因为我当时的确又黑又土。黄旼炫脸上保持微笑,心里叫着mmp。



    别看朴佑镇现在风风光光,他可是当了四年练习生才得到了出道的机会。朴佑镇还在读书的时候就进了公司,然后一有时间就往公司跑练习。那个时候公司刚好要出女团,人们关注的都是女练习生,所以朴佑镇就处在无人问津的一个位置上。别的练习生出公司后,外面都会有粉丝等着,送他们礼物,只有新来的朴佑镇没有。

    朴佑镇这个人,一开始任谁看都是内向,只有接触的久了才能发现他的活泼和独特魅力。可是一个未公开的练习生,有谁会去关注?朴佑镇很羡慕那些身边围绕着粉丝的练习生们,而他只能一个人孤孤单单站在旁边看他们的热闹。

    直到某一天,朴佑镇出公司门,看见有一个皮肤比自己还要黑,戴着土爆了的黑框眼镜的高瘦男孩站在旁边看着自己。那人手里拿着浅蓝色包装袋的礼物,一脸紧张。

    朴佑镇环顾四周,没有其它的练习生了。正当他纳闷时,那个人向他走来,把手中的礼物递给他,然后笑着问他说:

    “朴佑镇,我是你的粉丝,可以每天等你一起走吗?”

    虽然面前的人不太符合朴佑镇的审美,但是那是朴佑镇自从当了练习生以来,第一次有了一种温暖的感觉。

    原来,我也是有粉丝的人啊。

    那位自称“抿选”的哥哥说陪同学等人,看见了他的背影,就喜欢上他了。抿选哥哥说到做到,每天都在楼下等朴佑镇,然后两个人聊着天,一起去吃饭。

    说实话,比起女粉,朴佑镇更喜欢男粉。如果跟女粉丝待在一起,别人指不定要想多;但如果对方是个男生的话,别人就会认为是哥哥,朋友一类的角色。所以朴佑镇跟抿选相处得很好,两人无话不说。每晚,朴佑镇都会在路灯下看到那个高高瘦瘦戴着眼镜的人,心里倍感温馨。抿选从不迟到,从不缺席,风雨无阻。

    朴佑镇没有在公司待多久,但是实力很好,舞蹈老师很喜欢他,每节课都要表扬。有些练习生去楼道抽烟的时候要拉上朴佑镇,朴佑镇不去,只练习那天的舞蹈。因此很多人都不喜欢他,说他太装了。在月末等级测评的测试中,朴佑镇拿到了A,可是练习生们的表情都不太好,没有一个人为他祝贺。有时候朴佑镇会想,一个人缘不好,也没有多少粉丝的人,是不是不适合做偶像?他要不要放弃?以前朴佑镇都是自己偷偷想,在认识了抿选哥之后,朴佑镇就向他诉说自己的烦恼。抿选哥听见他要放弃练习生的想法,吓得把烤韩牛给掉在了地上。


    “小雀,你是我见过最适合当艺人的孩子。不要放弃,你一定会出道的。总有一天,会有很多喜欢你的人。所以请你坚持下去吧。”

    那你呢?朴佑镇听见自己这么问。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抿选听见这话,笑了。很奇怪,抿选哥长得不好看,黑黑土土,但是他笑起来就是有种魅力,吸引朴佑镇。

    “我会的,小雀。我会一直为你应援,当你的粉丝,直到你离开那一天。”

    炉子在两人中间冒着热气,抿选又戴着眼镜,朴佑镇看不清他的眼神,但是知道,那人是认真的。他会一直喜爱我。

    有什么东西发芽了,朴佑镇呆呆地想。

    苦日子一天天过去,公司终于决定让朴佑镇进入出道组了。作为团里最小的那个,朴佑镇受到了哥哥们和粉丝们的很多宠爱。朴志训也是朴佑镇的队友,他们两个一见如故,很快成为了最亲密的朋友。

    出道的日子就在眼前。朴佑镇从公司里出来,一堆粉丝就围过去嘘寒问暖。朴佑镇笑着回复,然后抬起头看向那个路灯下面。路灯下空无一人,只有几只飞蛾绕着白炽灯泡飞舞,像在跳某种独特的求偶舞蹈。

    只有一件事情是遗憾的。那天在烤肉店分别后,朴佑镇就再没见到他第一个粉丝。


    冬天到来了,那天晚上下起了初雪。朴佑镇一个人走在回家路上,抬头看天空。骤降的气温和飞扬的雪花,冻死了初生的幼苗。

    恍恍惚惚不像真实的几年过去,朴佑镇也越来越出名,有很多粉丝为他应援。有时候朴佑镇会想,抿选是不是在那群人中间呢?那个高高瘦瘦的身影,过时的打扮,朴佑镇有自信他绝对找不出第二个了。可他连第一也没见过了。

   

   

    时间回到现在,朴佑镇站在黑暗的小巷子里,懵懵懂懂进了黄旼炫温暖的怀抱。

    “我父亲那天之后就把我送出国了。我也不想去,可是他拿我以后的自由威胁我。情况紧急,我那时候没有跟你说,实在对不起。”黄旼炫温温柔柔的声音在朴佑镇耳边响起。朴佑镇呆呆地摇头,想着怪不得这人这么熟悉。


    突然眼前一白,黄旼炫的脸凑到朴佑镇的眼前,把朴佑镇给吓了一跳。仔细打量,黄旼炫的五官其实还有几分昨日的影子,他不禁有些怀念了。

    “你变了好多。”小虎牙在夜色下有点看不太清,只能见到白白一点在嘴唇后面闪过。可爱。黄旼炫笑得眯着了眼睛,抬眼想与朴佑镇对视,结果又一次撞进了朴佑镇清澈天真又充满情意的眼神里。

    一瞬间,黄旼炫把在国外受到的什么教育什么礼仪还有拿过许多次奖的理智全忘了,只想做一件事情。而下一秒,他也确实做了。

    吻他。

    大街上慢慢热闹了起来,人声喧闹传到巷子里面。但是没有人会知道,巷子里发生了什么,以及之后的故事。


    浴室里稀里哗啦的水声响起,朴志训玩着朴佑镇的手机,一下一下地刷“朴志训”关键词。

    突然叮铃一响,有人给朴佑镇发私信。朴志训就下意识随便扫了一眼,然后没忍住笑出声,大声嘲笑正在洗澡的朴佑镇。“喂朴佑镇,你粉丝居然把你踢出粉丝群啊?小号也要踢啊?”

    朴佑镇好像没怎么听清,喊“什么?”朴志训刚想重复,就看见又进来一条私信。

    “呃,不对……好像不是粉丝啊。”朴志训现在很后悔为什么要玩朴佑镇的手机,以至于让他看到了这种东西。

    这小子,敢背着我谈恋爱了。朴志训嘟着嘴出门,无视浴室里朴佑镇不屈不挠的追问,打算回去拿个刑具来让朴佑镇好好交代一下。

    那个给他发“别进粉丝群了,他们不会跟你玩的。如果小雀想玩,来我房间怎么样?”的人,到底是谁?


end.